贵州11选5

校友会

校友会

本站首页 > 校友会 > 正文

顾永林:那些年来过随园的那些人

时间:2020-09-25 09:41:06  作者:  点击:

悠悠岁月,淡淡墨韵,一座随园,几多往事,道不尽,说不完。


相关记载说,清时,这里先是曹雪芹祖上的家族园林,乾隆年间,文人袁枚购得此园,名之"随园",亲手打造数十载,身后并葬于随园。惜乎,太平军进驻南京后即毁园平地,开垦种粮,一座名园成了农庄。


1923年7月,原本设在南京绣花巷李鸿章花园旧址的金陵女子大学迁址随园办学,1952年,新中国大力调整高校院系设置,此处成为南京师范学院校址,现为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



前不久,随园校区办公室的王继先主任嘱我写点校园往事,感念信任,欣然应允,却不知何处下笔。思来想去,所谓往事者,自应包含时间、地点、事由、结局等诸元素,更离不开相关的主人公。


只是,世事变迁,过去的不少人物已难找见。不得已时,便去图片里寻觅。


图片何处有?档案馆的收藏里,旧文档的记载里,还有,老辈摄影人的私人资料里。所幸,校内几位资深摄影人多半是相识的,比如王小鹏、张辛勇、朱毅、李培林、谢顺泉、王金诚等等。更令人欣慰的是,作为一名业余摄影爱好者,作为一名随园晚辈,这些年,我还与著名摄影教育家董介人先生保持经常性的联系,这让我得见不少一手的校史图片。


董老师的资料库里,至今保留着1984年南京师范学院改办为南京师范大学仪式当天的多幅老照片,那上面有当时的省领导宫维桢、顾秀莲(上图前排)等,也有杨巩、归鸿等南师大前辈领导的身影。


时光荏苒,岁月变换。转瞬之间,我辈众人已是学校在职的老同志了,当档案馆及相关出版物中的那些画面呈现眼前时,当年的情景或许还能在记忆深处寻觅回放,而寻觅不得时往往就有了探究的欲望。


比如这张周扬(上图前排左4)到随园的图片。作为当年中国宣传文化战线的领军人物,周扬这个名字举足轻重,至少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目中,周扬是用来仰望与远眺的,要不是此次发现这张图片,我绝对不知道周扬居然来过随园。档案记载表明,彼次来宁,周扬是专程前来探望高觉敷先生(前排左3)的,照片里还有田树凡(前排左1)、孙望(前排左2)、杨巩(前排左5)等南师前贤。


1984年,胡启立、艾知生等一行参观随园校区

世事沧桑,物是人非。随着当事人及知情人的日渐减少,若干年后,不少图片或许只剩下干巴巴、冷冰冰的文字说明了。比如这张胡启立到随园的照片,其背后还有着哪些故事,或许只能请教当年参与接待的冯世昌(上图前排左5)与归鸿(上图前排左3)二位老领导了。


上图的文字说明里有“一百号迎宾室”的字样。老南师人都知道,一百号向来是随园的标志,这里接待过的领导嘉宾难计其数。当年,主管高等教育的国家领导人和金陵大学老校友——彭佩云对南师关爱有加,多次莅临指导。很遗憾,档案馆所存此图的说明里只有地点和事由,未能显示时间。


案头的这本《南京师范大学改革开放30年大事记》为我查证校园往事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相关记载表明,彭佩云首次来南师的时间当为1986年9月9日。


除了胡启立与彭佩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来过随园的中央及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还有不少。


比如李铁映,比如吴文英,比如赵东宛,比如鲁平,比如费孝通。我相信,不少老南师人能讲出这些姓名背后对应的故事,诸如李铁映之于随园体育馆、鲁平之于华夏教育图书馆、吴文英之于委培教育、赵东宛之于教师队伍建设……至于费孝通与随园,除了学科指导与持续影响,还留着一个有趣的小故事。


作为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费孝通一向注重田野调查,外出视察时常携带照相机。八十年代中期某天,费老从北京寻访视察至南京,一路拍摄下来,一个135相机的胶卷计数早已超过36张,疑惑之下,请南师摄影专家董介人至其下榻的西康宾馆求教,董老师一看,费老所用相机为德产半格相机,一卷普通胶片上可拍72张小画幅照片,费老听后恍然大悟。


与许多其他高校一样,南师大向来具有鲜明的行业特性和个性追求,平时,也常邀请学科领域的名家大咖前来指导交流,比如著名数学家谷超豪与杨乐、著名语言学家胡裕树、著名翻译家戈宝权等都曾到随园讲学。


以我一己之力,很难觅得当年这些名家的到访图片,况且,在照相尚属稀罕之举的年代,就连董介人也并非所有重要活动都能到场拍摄。更为可惜的是,由于条件局限,当年的许多活动一过了之,连文字记载也未留下。


由是,当我在董老师资料库里意外发现作家浩然(上图左1)在随园的老照片时,难掩惊喜之色。经董老指认,当年参与接待的有时任中文系党总支书记的钟鹤羽(上图中)同志。因为早些年从事过老龄工作,我与钟老相熟,遂致电求证,年逾九旬的钟老操着一口浓重的无锡普通话答复:“确有此事!”


想来,当下的中小学生了解浩然的一定寥寥无几,而我们这一代从识字起就读浩然的文字,看浩然作品改编的电影。这不奇怪,在当年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从新华书店的书架到农村田间的广播,从隔壁邻居小伙伴的小人书到生产队操场的露天电影,处处都有浩然的长篇小说《艳阳天》、《金光大道》的各种呈现。


凝想回忆间,董老告诉我,他那里还有赵元任来随园的照片。一听赵元任,我又来了精神,要知道,早在大学一年级时,我的语言学老师叶祥苓就对赵元任推崇备至,而不久前,又有人在微信群里推送关于赵元任的介绍,文字、图片、录音,应有尽有,令人好生敬佩。


见我对赵元任照片十分用心,董老很是急迫,一心想在自己的故纸堆里找寻,只是一时无从下手。沉吟片刻,董老向我提供了一条颇有价值的线索——当年赵元任来访,董老是现场唯一的摄影师,所拍照片不仅自己有所留存,还刊发于省内知名学术理论期刊《江海学刊》,时间当为八十年代初期。


循此线索,我托人联系到《江海学刊》负责人,并在相关工作人员帮助下查找到记载赵元任来苏活动的当期刊物——1981年9月10日出版的第5期《群众论丛》(《江海学刊》一度被改名为《群众论丛》,双月刊),在其目录里,一篇《赵元任金陵访旧》的通讯赫然在目。


作为一本颇有些高大上的学术刊物,“赵元任来访”这样的记载只能算作通讯报道,该刊却用了整整四个版面,详细介绍这位国际语言学大师在江苏的活动情况,其中提到了会晤赵元任的江苏语言学会五位成员姓名:徐复、张拱贵、鲍明炜、卞觉非、赵国璋。



报道末了,专辟一页刊载三幅图片及其说明,并以大号文字标示摄影者为“董介人”。遗憾的是,文稿未见赵元任到随园的叙述。我在想,赵元任当年访宁,所到之处离随园甚近,而参与“会晤”的语言学者中,两人(鲍明炜、卞觉非)来自南大,三人(徐复、张拱贵、赵国璋)来自南师,南师占比较大,且均为董介人当年同事,深深烙印之下,董老忆为“赵元任来过随园”实为情理之中。

作为现代著名学者,赵元任原籍江苏常州,少时曾在常州、南京读书多年,后长年身居海外,年迈时能到江苏访旧已是难得,随园未必得便一走。而另一位同样与常州、与江苏搭界的著名学者倒是多次来过随园,此人便是被誉为“中国现代数学之父”的华罗庚。


在由众多南师人参与编著的《怀念华罗庚》一书中,曾担任过数学系及学校领导工作的蒋孟平老先生深情回忆了华罗庚与南师的关系,还专门提到华罗庚三次来随园的时间及事由。


而据本校数科院于正老师所著《如芝如兰——女数学教育家高扬芝》一书记载,继1960年初夏首次来南师讲学之后,华罗庚于1961年10月第2次来随园做学术报告,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如今已八十岁高龄的数学系退休教师李洪江当年曾是“华罗庚小分队”一员,与华先生有过诸多交往。在李老眼里,华罗庚勤奋、睿智、聪慧、活泼,当年在推广“双法”的工作间隙,华先生常在“香烟壳子”上出几道数学题让小分队队员抢答,优胜者奖给高级糖果,“因为脑子灵光”,李洪江多次胜出,他把获奖得来的糖果送给弟弟享用。


细心的读者或许能在蒋孟平的叙述里发现,华罗庚首次来随园是应高扬芝和陆漱芬之邀的,高扬芝是当时的南师数学系主任,那陆漱芬呢?


上图的文字说明揭示了陆漱芬、华罗庚两位先生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1946年至1947年,原中央大学地理学教授李旭旦应邀赴美国马里兰大学讲学,夫人陆漱芬则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攻读地图学专业硕士学位,而此时的数学家华罗庚正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学。华、李二人早在1936年就同赴英国剑桥大学留学,彼此情同手足,在美期间,华罗庚常到李旭旦位于马里兰大学的家中做客,三人因此留下多张同框照片。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李旭旦赴南京师范学院创建地理系,两年后,陆漱芬也从中科院地理研究所调入南师地理系任教,从此以后,夫妻双双将各自的余生奉献于随园。


如今,三位先生均已作古,身后留下大笔精神财富。这些年,我们欣喜地看到,研究华罗庚的成果层出不穷;与此同时,作为南师后学,深感自己对李旭旦、陆漱芬这对南师随园史上的前辈伉俪知之甚少,理当补上一课。


由此看来,关于随园的往事,真的是道不尽、说不完的。


后台登陆
Copyright 2017贵州11选5
       地址:南京市栖霞区文苑路1号  邮编:210023
       电话:(025)85891993  电邮:fazhanwei@nj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