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11选5

校友会

校友会

本站首页 > 校友会 > 正文

麦克乐“之最”(三):最珍贵的推荐信!

时间:2020-09-15 10:47:41  作者:  点击:

为准备2016年在我的母校南京师范大学举办的庆祝中国高等体育教育创建100周年活动(即“中国高等体育教育专业办学百年学术研讨会/麦克乐体育思想研讨会”),我和太太于2016年8月29号专门驱车从伊利诺伊州前往位于美国中部的爱荷华大学(University of Iowa)图书馆查阅同为中美近代体育奠基人之一、 1916年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体育专业第一任系主任Charles H. McCloy(中文名字叫麦克乐,生于1886年,卒于1959年)先生的历史资料与收藏。


美国20世纪著名体育家

Charles H. McCloy(麦克乐)


1926年麦克乐和太太在临回美国前,在今天的东南大学老体育馆前与中国同行合影。


关于麦克乐其人其事请看《麦克乐“之最”(一)和(二)》:

我和太太在美国爱荷华大学查阅、翻拍麦克乐先生留下的珍贵历史资料。



在爱荷华大学图书馆内,我翻阅了麦克乐先生留下的整整12大盒丰富而异常珍贵的历史资料,其中民国时期的大教育家陶行知为麦克乐写的一封推荐信引起了我的特别关注。


中国著名教育家、思想家

陶行知(1891-1946)


陶行知本名陶文浚,因欣赏王阳明「知行合一」学说改名为知行,后认为「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又改名为行知。陶行知1891年出生在安徽一个贫寒的教师之家。1914年从金陵大学毕业以后赴美留学,先入我现在执教的伊利诺伊大学攻读市政学,次年获政治学硕士学位。1915年,陶行知转学到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期间深受美国大哲学家、教育家约翰?杜威“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的影响。


1917年8月,陶行知应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后来的东南大学和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校长郭秉文之聘提前回国,在南京高师执教。1919年2月,他发表了《教学合一》,并于同年推出了“教学法”且迅速被当时的中国教育界所采用。1922年2月,陶行知任中华教育改进社主任干事,同年任《新教育》主编。现在的南京晓庄学院也是陶行知在1927年所创办的。



美国爱荷华大学馆藏的陶行知于民国十五年(1926年)写给Charles H. McCloy(麦克乐)的亲笔推荐信(陶行知先生当时以“陶知行”落款)


这封推荐信的原文抄录如下 (为了帮助读者理解,标点符号是笔者自己加入的):


諸位先生公鑒:


敬啟者:美國麥克樂先生,為現代體育大家。於中國近年体育進步具有特殊之貢獻。 先生近年事業上發生最大關係之機關有二:一為東南大學,二為中華教育改進社。先生初為東南大學体育系主任,教授,余適為教育科主任。朝夕共商计畫,魚水相得。後先生研究事業又与中華教育改進社合作办理,余又適為本社主任,互助之處甚多。今當先生歸國,實不得不有一言,為体育同志告,並以誌其仰慕感謝之忱。


概体育之範圍,蓋有三事:一曰教學,二曰研究,三曰推廣。教學欲其切實,研究欲其深造,推廣欲其普遍。先生實兼擅之。就教學言,先生以身作则,先後訓練生徒數百人,现皆任職學校或体育場主任,力敷康健之旨。就研究言,先生精通统计,分门研究,其為体育學術獨辟生面之貢獻,俱於近一二年中所刊行。就推廣言,先生深通華語華文,憑其廣長之舌,到處赴會演說,籍其生花之筆,遇機作論宣傳,故時雨所至,草木皆欣欣向榮矣。


先生子女眾,教養費钜,此土政局不穩,財政支绌。即此區區,亦不能應其所需。遂令先生暫時言旋,殊深愧悚。惟望先生以惠吾子弟者,持以惠其祖國之子弟,則失於吾者,得於美矣。他日中國幸見天日,尚望惠然重來,吾侪當引領以待也。  


惟先生歸國期中,深望友邦同志用其所長,俾先生充量盡其貢獻,以促進体育之進步,則幸甚矣。


肅此敬請,

公安。

              中華教育改進社主任幹事

                         陶知行手启

                    十五年七月十二日


我的读后感:


读这封写于近一百年前的信件,我颇有些感触。所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在麦克乐开始其体育学者生涯的早期,陶行知先生就已经独具慧眼认定他为“现代体育大家”了。那么陶行知心目中的“大家”标杆是什么呢?


第一与教学有关:“切实”,“以身作则”,“力敷康健之旨”,应该是陶行知对教学大家总结的关键词。


麦克乐1926年所执教的篮球队



第二与研究有关:“精通统计”,和“分门研究”应该是关键词。麦克乐在大学文科以及外国语上所打下的厚实的基础、读研究生时的医学背景、统计和测量方面扎实的训练直到21世纪的今天仍然是体育人才培养中的一个软肋。


这些珍贵的老照片是麦克乐先生当年的科研照片和统计相关系数计算的手稿



第三与推广有关:“深通华语华文”,“广长之舌”,和“生花之笔”应该是关键词。观当今的体育学者,太多人是闭门造车,研究也只是为了发表文章而做,创造的“知识”往往只是圈内人的孤芳自赏,实际上对社会,对民族,对老百姓的健康作用甚微。


民国时期,麦克乐在浙江莫干山为来自全国的体育教师们上解剖课。



第四与我们现在讲的“综合素质”有关:一位“大家”必须能教学、研究和推广同时“实兼擅之”。陶行知先生当年为“大家”所定下的教学、研究和推广的标杆,应当仍然是我等今天做学问的人一个很好的奋斗目标。

我在爱荷华大学的收藏中居然发现了民国政府在民国十四年发给麦克乐先生的一张“护照”!原来当时的广东发生了虫灾,学过医的麦克乐自告奋勇到灾区去“演讲扑灭蚊蝇事宜”,所以需要一张特别通行证。


从陶行知书信中的字里行间也可以看得出麦克乐当年返美似乎与当时中国国内的政局“不稳”、“财政支绌”有关。陶行知曾期望麦克乐能够“他日中国幸见天日,尚望惠然重来……”。然而非常可惜的是,陶行知却在1946年突发脑溢血病逝于上海,而麦克乐也在1959年仙逝于美国。


所幸这封珍贵的推荐信为我们留下了两位教育大师之间友情和敬重永恒的记录。看到这封静静躺在爱荷华大学异常珍贵的史料我万分感慨:如果在中国这可是我们南师大体科院(也包括东南大学、上海体育学院,因为这两个学府都和最早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有渊源)的镇院之宝啊!虽然用手机拍了的照片,但远远达不到珍藏和研究的水准。我正和麦克乐的孙子William B. McCloy一起积极策划把这批史料数据和网络化,以便国内学者开展研究。



还有个小花絮:能够顺利地找到麦克乐的孙子William B. McCloy先生也算是和他冥冥之中有份缘分吧,在我搜集到的长长的一串可能是麦克乐亲戚的名单中,我第一个选中并打电话联系上的就是他。在与William的交谈中我得知,麦克乐先生的儿子,也就是William的父亲出生在中国,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后来随父母返回美国以后,他就在我们伊利诺伊大学工程学院做教授,已经去世多年。


这是麦克乐5个孩子1921年在中国时候的照片,右一就是William B. McCloy的父亲。


而麦克乐的孙子William B. McCloy也在我们这个大学城里成长和学习过,并且保留了他爷爷的天赋,能够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去台湾学过)。尤其让我啧啧称奇的是,这个地道的美国生美国长的美国人,讲起中国话来却很纯正,一点外国人的口音也没有。在2016年中国高等体育教育百年庆典上William B. McCloy先生所作的题为《谨记祖父:南京时期的麦克乐》报告时就是用中文演讲来完成的!


朱为模


美国运动科学院院士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


任职及主要学术背景

  • 美国体育测量与评价协会主席(1997—1999年)


 
  • 美国总统体质与竞技体育委员会科学顾问(2003—2006年)


 
  • 美国运动医学协会和美国健康教育体育休闲舞蹈学会Fellow(资深研究员)


 
  • 美国科学院国家医学研究院“青少年健康测评”专家组成员


 
  • 美国Research Quarterly for Exercise and Sport前主编,美国Frontiers in Physiology杂志前副主编


 
  • 现任10余本英文体育和健康杂志编委,在SCI和SSCI杂志上发表科研论文100多篇;其科学研究(包括郭林气功抗癌的机理)得到过许多基金会的资助,包括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和约翰逊基金会(RWJF)


 





后台登陆
Copyright 2017贵州11选5
       地址:南京市栖霞区文苑路1号  邮编:210023
       电话:(025)85891993  电邮:fazhanwei@njnu.edu.cn